讲一讲我第一次打黑工的经历

0
0

“黑工”并非字面上不可见人的小作坊工作,简单说是不交税的工作,具体来说是雇主不给员工打税,因此员工年终申请退税就少了一笔钱。部分雇主对临时工、兼职都采取不缴税直接发现金方式,以降低经营成本。

说到底是一种对劳动者剩余价值的剥削。

我人生第一次打黑工的时薪是10刀/小时,而当时的法定计税平均工资是14.25刀/小时。

当时刚落地没多久,还没出税号,所以就凑合找份过度的兼职。

对于已经拿到税号的人,有些拿了税号的人,找不到工作,也会找工头介绍他们去打黑工,也有人因此连工资都拿不到。

后来遇到一个朋友,去当地人的农场摘树莓,结果对方拖欠工资不发,他们联合几个一起上班的同事向当地劳动权益部门申诉举证,最终追回了工资。看着她两手因树莓的刺被刺到几乎都是小伤疤,成功讨薪也总算弥补了部分身体损伤。

能选还是尽量选正规的工作,如果遇到自己的权益遭到侵害,要果断通过法律手段为自己争取回。

很多人在国内都习惯忍让和不争,但在国外,会发生一些转变,学会了为自己负责、自己保护自己,心底里生出力量,体会到这个世界的公正和好的那一面。

 

这份兼职是在3个香港华人合资开的海鲜酒家,每天他们都轮流过来监督工作。我们打杂的员工每天重复着:早上轮班吸尘,吃早餐,然后开始推着车卖早点,下午3点后打扫收拾,吃完东西,一般4点多就可以回去。

每天卖剩的茶点,我们都可以随便吃,但不能打包。经理们说,我们要自己吃过才能跟客人讲清楚这道菜品。

每天看着厨师们从一冷冻仓库里拿出一袋袋食物,抖出那些牛百叶、凤爪等已加工的现成品,蒸熟了就给顾客吃,就觉得索然无味。

到现在为止,作为一个非典型广东人,我甚至有点讨厌喝早茶,可能就是当年吃到吐有关。

但每天的免费早餐却是我很喜欢的,炒饭、炒粉很够火候,色香味俱全,炒的粤菜也好吃,连粥都很赞。

大厨们身型庞大,臂力十足,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颠着大锅炒菜,功夫了得,一看就知道那样炒出来的菜相当好吃!

这家餐厅享有盛名,广受华人洋人喜欢,是华人商会的聚餐、喜宴的定点餐厅。还经常有港星过去,当时正好遇到钟丽缇,餐厅的人都纷纷和她合照。

正因为这很赞的早餐,这份黑工我打了1个月。

回国后我在现在这家公司工作将近5年,有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的潮汕菜午餐很赞,虽然换了几任厨师,但却越换越好,同一道菜每个厨师做出来的味道却不同,既家常又美味。

唯美食不可辜负!难怪苏大学士说,人间有味是清欢!

工作刚开始时是背中英文菜单,菜品的翻译很随意,春卷(spring roll), 蒸虾饺(steamed prawn dumpling), 烧卖(shao-mai),炸鱿鱼须(fried squid tentacles)…

稍有意思的就是跟洋人讲解,这道菜是用什么做的,味道怎样,看看他们点的东西后再作推荐。

然后发现东西方人对食物的喜好差别真的很大,洋人是不喜欢吃任何动物爪子的,所以不用向他们推荐凤爪、猪蹄;他们也不喜欢内脏,每次我解释牛百叶都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丰富表情;他们最喜欢吃各种油炸食物,比如炸鱿鱼须、炸春卷,还有他们对饺子的钟爱程度绝对超过我了,虾饺几乎是每桌必点。

店里有专门做店面服务的经理,有资深大厨,都是在那工作好多年的。不知道他们面对每天相同的工作,做相同的菜,还会不会有感觉。也有像我们这种匆匆过客一样的打工旅行签证者,还有几个附近上学做兼职的学生。

后厨是八卦胜地,经常听到公开调侃,谁是过来体验生活的,谁像他们的初恋,那谁小白脸很受女孩子欢迎。。。总之即使很个人私密的事情一旦一个人知道,相当于所有人都知道了。

有同事跟我说,如果想多打工赚钱,可以跟经理说,让他们安排晚上上班,就是点单、上菜,还有不少小费。

当时对于赚钱没太大追求,觉得在那打工一直是一个过度选项。并不是因为看低体力劳动。个人认为通过付出自己劳动获得报酬没什么丢人,每个劳动者都值得尊重。

当然我也还没跟随当地的潮流,认为做什么工作都无所谓。毕竟曾经在一个那么崇尚文化、重视知识、看重脑力劳动的地方生活了二十多年,读了二十来年的圣贤书,脑子里还是追求“唯有读书高”。

所以始终觉得,自己最终会选择继续深造、在学术上达到更高层次。而兼职,也只是达到这一目标的辅助方法。

像大文豪东坡先生,乌台诗案后被贬黄州,没有俸禄、没法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也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开垦“东坡”荒地,耕地种田维持生活。正是在此期间,他逐渐形成潇洒豁达、热爱生活的人生态度。生活里的他禅修、耕作、热衷于各种美食,研制出的东坡肉流传至今;文学作品更是达到巅峰水平。

相信放下了官场争斗的欲望后,在劳动与生活中,他找到了真我;在大自然的清风雨露斜照里,他坦然的接受了所遭遇的一切加之于他的,不再幽怨和愤愤不平,从此只按本心而活。

正是: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。

夜阑风静縠纹平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自从知道取得的大学专业对于我在当地找工作没实质性的帮助,而且毫无当地工作生活经验,我觉得自己就像被抛到了一个岛上,一切从头开始。这也意味着,一切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来塑造。

放下防御和戒备后,整个人发生了些变化。

首先是通透了点,不再是那个自以为是、固执己见的人,也不再是那个喜欢争输赢、辩个高下、喜欢给别人提建议、指导别人人生的那种让人不舒服的人。

然后是柔和了些,听多过说,也不对他人观点加以评判。即使是攻击性很强的同事,刚开始不断的指责,我也没有感觉到气愤、也不想反击,只是默默做好自己的事情。后来他们反而对我亲近友好,而且收获到他们自心底里的信任。

对待不同职业的人也都一视同仁,下班就加入同事们的聚会放松,一起喝个小酒,聊聊天,听听不同人的人生经历。

晚上回去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就听听书,把红楼梦又听了一遍。

感觉是换了个地方,过起了充满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气生活。

由:纽村的追星人

  • 您需要才能发言,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。
0
0

我第一次打黑工是在东区的Pakuranga的太平,不是现在这个老板,是以前的两老板。

做了第一天,那矮胖一点的老板就问我愿不愿意“加入”他们,我说你能不能按法定最低工资,帮我出个证明让我申请税号?

当时我还没有当地证件,我驾照没拿下来,又急着想申请税号,他答应了。

结果做了一个星期,另一个老板好象不满意,然后他们说我还没拿到税号,不能按法定工资。说好的法定工资,结果9个小时一天只给了90刀。

让我从此怀疑人生!

后来听说那家倒了,好象是转给了现在的老板。

  • 您需要才能发言,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。
0
0

我人生第一次打黑工的时薪是10刀/小时,而当时的法定计税平均工资是14.25刀/小时。

——哪一年的事了大哥?

  • 您需要才能发言,请点右上角菜单进行登录。
显示2个结果
您的回贴

您需要才能发言,请点右上角头像进行登录后再发言。

©2024 微言 nz

联系我们

您可以给我们写信~

正在发送...
< >

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

or    

Forgot your details?

Create Account